推广 热搜: 军事  生活  教育  热点  时政  明星  医疗  汽车  房产  购物 

科创板“选秀”应淡化行政化色彩

   日期:2019-10-07 15:07:01     来源:齐干岩田网    浏览:4988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
眼下,一场科创板“选秀”活动正在各地兴起。自沪、皖、苏、浙四省市之后,11月26日,湖北省上市公司指导中心印发了《关于组织推荐“科创板”后备企业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迅速行动,把创新能力强、掌握核心技术、细分领域行业领先且上市积极性高的后备企业,动员出来,推荐到省级科创板后备企业中。

西瓜视频相关负责人庄军介绍,《考不好 没关系?》希望通过身份互换的设置和镜头对两代人在“考试”状态下的真实展现,把隐藏在家庭教育中的代际关系、沟通障碍、教育缺失等矛盾及问题,从生活推向屏幕,引起更多家庭的关注。“但我们想要做的不仅仅如此,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模式让家庭教育中的那些问题,也能从屏幕再走向生活,让更多的家长通过切身的体验‘观他观己省自身’,更多地思考教育中的方式和方法。”

自从中央决定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后,各地雷厉风行,积极开展科创板遴选活动,大有拼抢科创板“蛋糕”、争坐“头班车”之势。

法院认定其犯单位行贿罪

科创板“选秀”闪烁着“行政化政绩幻觉”,也容易诱导企业的依赖思想。企业是市场的主体,是否上市,纯粹是企业的一种市场行为,应由企业自己决定。现在的情况是,一些地方政府主动充当“媒婆”的角度,出台各种优惠政策鼓励一些高新企业去科创板上市,行政化“动员”手段过于张扬,滋长了企业抱“奶瓶”的想法,在某种程度上侵害了企业的自主权,也不利于企业提升自力更生闯市场的能力。须知科创板也不是随便闲逛的“集市”,那些科技含量高、市场潜力大、规范性强、具有一定产业规模的企业才能捷足先登,而不是一味仰仗政府的行政支持。

标准制定机构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(3GPP)常设支持团队的负责人阿德里安·斯卡斯表示:“我们无法推测会发生什么,但如果目前局面持续下去,可能会对未来的标准化产生巨大影响。”

来自德拉瓦州的龚欣怡(Grace Gong)表示,出色的学生很多,对于获得总统学者奖感到幸运。她在美国出生,能讲流利中文,得奖让她有机会结识其他得奖学生,“他们和我年龄一样,对社会做出的贡献令我感到佩服”。

应当明白,中央决定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,对助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意义重大,有利于细分市场,有利于A股市场清扫“垃圾”,也有利于加快上交所国际化进程。对地方政府而言,也有利好,可增加企业的融资渠道并降低融资成本,从而减少地方信贷的压力。当然,也有助于提高地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水平。但科创板吸纳企业,要有科学性并精细化,要尊重市场游戏规则,防止一哄而上,鱼目混珠。

来自山西林盛果业有限公司的2204箱“晋襄林盛”梨经长治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合格后于当日运抵天津港,即刻飞往美国。这是当地首次出口水果,美国果业的“朋友圈”再添一位新成员。

而科创板“选秀”带着浓厚的行政化色彩,违背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根本原理,结果是偏离市场选择的标准,通过行政化“选秀”选出来的企业,是长官意志的马前卒,不一定能与上市标准对接,如果不符合,又帮助企业弄虚作假,制造歌舞升平的气象,表面气壮如牛,其实体质很虚,难以抵制资本市场的风险。科创板“选秀”搞“拉郎配”,还可能会致使一些企业带病上市,混入资本市场。

△央视财经《中国财经报道》栏目视频

总之,地方政府通过“选秀”摸底可以为科创板登场储备大量的企业资源,这是值得肯定的。但政府要摆正自己的位置,在鼓励企业投身科创板问题上,看得见的手不能随便指点,行政干预是需要的,但主要是监管、服务,而不是过度热情、越俎代庖,必须克服“行政化政绩幻觉”,特别是不要把科创板绑在“政绩战车”上,不要把科创板异化为政绩流水线。要相信企业的自主决策智慧,也要相信上交所慧眼识英雄,那些真正符合科创板IPO条件的“独角兽”企业,一定会被上交所相中而揽入怀中。

然而,梳理一下各地推荐科创板活动,不难发现其行政化色彩很浓,又是划定标准,又是给予奖励,千方百计“动员”企业申报加入科创板后备名单。

□蔡恩泽(财经评论人)编辑陈莉协作编辑张瑞杰校对付春愔

以往IPO也不是没有教训。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拼抢上市头彩,为政绩壮威加彩,不惜花费财政资金,给拟定上市的企业输血,并刻意包装粉饰,还动用行政资源对IPO评审机构游说,甚至贿赂,蒙混过关。

视频加载中...

连日来,从中央到地方,从北京到长沙,我们纪念、缅怀、追思刘少奇同志的光辉一生。作为后人,我更是难以忘怀父亲“一生为革命、死也要为共产主义事业”的崇高精神风范。这其中,让我感触最深的有两件事:一是1967年1月,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在父亲蒙受冤屈、处境最艰难的时刻,仍以共产党员的高度责任感,向党中央建议“尽早结束‘文化大革命’,解放老干部,使国家少受损失”,坚信“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”。第二件事情发生在1967年4月,父亲向我们交待了遗嘱:“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海里,像恩格斯一样,我要看着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。”11月23日,在中共中央举行的纪念座谈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评价我父亲,“即使在‘文化大革命’那样艰难的时刻,他仍然誓言‘一个革命者,生为革命,死也永远为共产主义事业,一心不变’。”

上一篇: 时光|徐海涛:“永向前”的记忆
下一篇: 年轻人自我评价偏低 让中等收入者有更多获得感
 
打赏
 
同类资讯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网站首页  |  广告招商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RSS订阅

Copyright © 2013-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 齐干岩田网 版权所有